谁在迫使电信降价 — 是民意,还是竞争?zz

(转贴一篇文章,我能想的出来,但是写不这么好,惭愧)
来自:huazhiyi dailu

电话费贵、手机费贵、长途费贵、漫游费贵、上网费贵,凡是跟电信沾边的,没有一样不贵,垄断必然导致暴利,这已是上到运营商、下至消费者尽人皆知的常识。因此当国家发改委和信息产业部宣布,1月中下旬将举行“降低移动电话国内漫游通话费上限标准”听证会,消息一出,一片欢呼。新华社发表评论文章《电信资费调整步入倾听民意之路》,指出“通过资费下调,让民众分享技术进步成果,也是电信运营企业让利于民、取信于民的关键。”

作为一个手机用户,我欢迎听证会,更欢迎资费下调。但这个“倾听民意、让利于民”的施舍姿态,却让人哭笑不得。经济学原理告诉我们,垄断企业不会主动去迎合消费者,如果哪一天这种事情居然真的发生了,千万别以为是它们在发善心,更不要以为是多年的民意终于起作用了;这里只可能有一种解释:新的挑战出现了。其实,只要对电信市场稍有了解,就可以看出资费下调势在必行,这不是一场高高在上的慈善表演,而分明是一次迫不得已的战略调整。

市场中的企业看似自由,其实无往不在枷锁中,即使是垄断企业,也不能完全操纵价格。价格定得太高,首先会造成消费量的大幅下跌,以致企业的总利润并无多少提高,更重要地,消费者将会去寻找其它替代品,没有谁会在一棵树上吊死。上世纪七十年代欧佩克制造的石油危机就是一个典型例子,在高油价的重压下,石油进口国家被迫大力研究核能、太阳能等新能源来代替石油,时至今日,世界对于石油的依赖已经大不如前,也没有哪个欧佩克成员敢认真履行限产协定了。

具体到电信资费的问题,信息产业部部长王旭东表示,我国电信资费在5年内总体下降了53%之多。5年下降一半,咋看起来好像让利于民,而且幅度不小,但如果结合5年来通信技术突飞猛进的大背景来看,我们将会发现,这本是题中应有之义。

让我们回忆一下5年前的场景。那时候,忽然冒出一种叫“话吧”的店铺,挂着“XX长途,一分钟三毛”的大幅招牌,虽然门面狭小,设施简陋,话音质量也不怎么好,但相对当时电信的长途价格,三毛钱的价格实在太诱人了,一时间生意兴隆,打者如堵,不要说外来人员,就连某些本地人,碰到要打长途的时候,也经常放着家里现成的电话不用,宁可跑到外面去打话吧。——这些乱哄哄的话吧,就是网络通信技术登陆中国的先锋。网络通信技术出现于上世纪九十年代,是互联网技术与通信技术的混血儿,发展到本世纪初,已经可以脱离昂贵的传统电话网,使用几乎免费的互联网来传递语音。所以话吧虽然价格很低,却仍然大有赚头,在外来人口集中的城乡结合部,成本低廉的话吧尤其是满地开花,茁壮成长。传统电话的替代技术就这样出现了。

面对新技术的挑战,传统电信企业一开始的反应是习惯性的:把对手赶出市场,维护自己的垄断地位。凭借与政府的良好关系,它们动用了行政资源来干预市场,宣布网络通信技术干扰了电信秩序,企业不得随意经营。但这一招没有奏效,因为任何市场都有对低价产品的需求,这种需求靠行政手段是无法扼杀的。最后电信巨头终于认识到:市场问题只能用市场办法来解决,开始大幅降低电信资费,并灵活推出多种套餐,这才真正撬动了话吧的地盘,稳住了长途话费的收入。

这就是5年来电信资费一降再降的根本原因。为什么5年前没有降?因为那时候没有替代技术,电信企业的垄断地位无可撼动。回到今年,为什么今年要开听证会?电信资费导致的民怨沸腾可谓由来已久,为什么以前民意如同放屁,今年忽然就倾听民意了?因为今年又来了一匹狼,一匹更大更猛的狼:3G。2008年奥运会前,3G这个目前最先进的移动通信技术将进入商用,消费者在电信市场上的选择将更加多样化。在垄断地位进一步动摇的情况下,电信巨头抢先降低资费标准,提前占领有利地位,显然是一个正确、精明的市场战略。只不过我们要看清楚,这个战略考虑的不是消费者,而是运营商,出发点不是民意,而是利益。消费者能从这个战略中获利,靠的也不是多年的呐喊,而是市场垄断程度的下降。所谓的“倾听民意、让利于民”,不过是垄断企业的一个顺手人情,反正是要降价的,就顺便摆个pose吧。——我们都知道,皇帝的新衣很漂亮,但您可别真的相信皇帝穿着它。

在中国,听证会当然很好,但一个没有垄断、充分竞争的市场才是最好。

一条评论 发表在“谁在迫使电信降价 — 是民意,还是竞争?zz”上

  1. 帕兰卓一得说道:

    已链。其它分类已满,只好将你放在“研究音乐的家伙”,我会抽时间重改分类,望谅解。THanks for your link.

留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