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玩到大 1

作者:半瓶墨水   链接:http://www.2maomao.com/blog/play-and-grow-1/

昨天老婆问我,小时候有玩具吗?
第一反应是没有,那时候吃饭都成问题哪有玩具。

慢慢的,回忆活跃起来,我发现,小时候其实有很多的玩具

很小的时候,还没上学,大人去地里干活了,摔泥巴,把泥巴捏成一个碗状,底儿特薄,翻过来往地上一摔,破的洞越大越好,因为对手要用这么大的泥巴补这个洞。小时候玩的不亦乐乎,突然有一天,意识到赢了很多泥巴也没有什么好,很快就退出玩泥巴的行列。现在回家路边还有小孩在玩儿,呵呵,朴实的快乐,很难得的回忆。

小学一二年级吧,还是泥巴,捏成小车,做成哨子,拿火一烧,黑黢黢的,也玩的不亦乐乎。用一块黄泥,做成一元硬币大小、一厘米厚的小块,捅两个孔,穿上线,然后靠双手一两边来回张弛让它旋转,边上刻上小凹槽还有响声的,很好玩。后来用过大扣子、绝缘瓷块,最后用一根线拴上一根铁钉也可以,后来兴趣逐渐减淡了。暂时记不起名字了,以后补上。呵呵,这个玩具利用的,就是惯性力啊。

三年级了,这时候开始玩火柴皮了,就是火柴盒的两面。用手拍、摔、振,妈妈是教师,呵呵在课堂没收了很多,我趁机收罗到不少,不过败家子,全都输了。隐约记得一般的是五百,双鸟的九百,花的是一千,很花的是一万。还有个东西也有这个功能,就是用两张纸十字交叉以后对折成,折好以后,一面平平,一面有两个对角线交叉的十字,老家叫做“面包”,有的地方叫做“摔子”,把别人的掀翻就算赢,翻了两翻的,相当于没翻,看,否定之否定,就是这么来的。

最喜欢小时候爸爸给我做的陀螺,简单、小巧、耐用。其实当时很羡慕别人的陀螺上面有个手电筒的喇叭口,做得很漂亮,但是爸爸把陀螺的顶上染上几点颜色,很漂亮,显摆给别人看,倍儿有面子。直到上初中了,很是很喜欢陀螺,自己做过很多版本,顶端加上钢珠的陀螺一次能转一分钟才倒,很好玩儿。摩擦力啊摩擦力。

这时候的记忆比较多,打水漂,向水里扔土坷垃,看谁扔的远,膀子惯的老疼老疼的。如果是春天,可以用柳树枝顶端加上泥块,这样甩的远,所谓“善假于物也” 🙂 打水漂的技能直到现在还保留的很好,不过用的机会越来越少了。

说到柳树,春天的时候折下柳树条,可以用来编帽子,还可以用新绿的树皮做喇叭(就是哨子),呵呵用舌头和牙齿的配合可以吹出不少的声音的。后来我仔细研究了一下发声的原理,就成了修理“喇叭”的“专家” 🙂 记得用芦苇、细竹子加上相机底片做过无数的哨子。后来发展到鸟笛,声音越来越好,兴致越来越低。在上高中的时候跟同学“大个”学吹了笛子,吹的很开心,工作后买了笛子,包起来挂在墙上落灰。

还有钓鱼,捉知了,水枪,飞镖,夹树子,电动机(灯泡,小轮船,小吊扇,土制电铃等等),土制手枪,烤红薯,八月十五玩火把,等等,有时间再来说吧。

王小波说,人总是不可避免的走向庸俗。回想小时候的事,看看当前,深有同感。

留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