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思维像发情的猴子’ 的所有文章

多少是一克?多长是一米?多久是一秒?

2012年12月16号,星期日 作者:半瓶墨水   链接:http://www.2maomao.com/blog/physical-measurements/

多重是一克? (质量)
多长是一米? (长度)
多久是一秒? (时间)
多少又是一度?(温度)
多少是一帕斯卡(压强)

以前上学的时候,虽然物理数学分数一直都不错,但从来没有想过这些。
今天脑袋抽筋,突然想起来这些,于是翻了翻维基百科,一翻不可收拾。

==============================================================

先说说“”。
法国在1795年4月7日颁布了关于度量衡的法律,其中规定克为“在冰融化时的温度下,体积等于边长为百分之一米的立方体的水的绝对重量”。
这显然是不精确的,冰融化的温度是几度呢?后来商定了,是4摄氏度。
之所以用水,是因为方便吧。现在有国际千克原器来精确定义了。

==============================================================

你或许注意到,上面的定义用到了“4摄氏度”以及“百分之一米”。
把“摄氏度”放一边,那多长是一呢?

最早定义的是自地球北极通过巴黎到赤道之间的子午線长度的四千万分之一。
这个不够稳定,光速更稳定,于是现在改用“光在真空中299792458分之1秒前进的距离”为一米。

==============================================================

好了,这回你可能又注意到,这个定义中用到了“”。
那多久是一秒呢?

很久很久以前,地球自转一圈是一天,一天被分成24小时(为什么?)。
而为了计算的方便,一小时被分成60分钟(为什么?),一分钟60秒。这样一天是86400秒,你看,这就是一秒。

但是这也不稳定啊,地球自转越来越慢,一秒越来越长,怎么办?
国际度量衡大会说:一秒是铯133原子基态的两个超精细能阶间跃迁对应辐射的9,192,631,770个周期的持续时间。

==============================================================

好了,拣起放到一边的摄氏度,多少是“0℃”,多少是“4℃”?

对,这里只讲摄氏度,华氏温标一边玩儿去。

1742年,瑞典天文学家安德斯·摄尔修斯(Anders Celsius,1701-1744)将一大气压下的水的沸点规定为0℃,冰点定为100℃,两者间均分成100个刻度,和现行的摄氏温标刚好相反。直到1744年才被卡尔·林奈修成现行的摄氏温标:冰点定为0℃,沸点定为100℃。在标准大气压(1.01325×105帕斯卡)下,纯水的凝固点(即固液共存的温度)为0℃,水的沸点为100℃,中间划分为100等份,每等份为1℃。

感叹一下,水是生命之源,你看看,已经出现两次了,多重要。

==============================================================

但是,天哪,这里又出现了“帕斯卡”,到底有没有完哪?

写到这里我已经有点儿崩溃了,今天外面下雨,但是还可以看电影啊看电影啊看电影啊啊啊~
既然都快写完了,作为一个有逻辑洁癖的人来说,不写下去睡不着觉。

好吧,一帕斯卡等于一牛顿每平方米。

==============================================================

汗,好在“米”我们已经定义过了,现在就剩牛顿了。

---这个曾经把针扎到眼球里转圈儿以期待发生神奇事情的傻逼!
---淡定,淡定,就快结束了。

1牛顿等于要使质量1千克物体的加速度为 1米/平方秒 时,所需要的力。

哇塞,这个定义实在是太美了,你看,千“克”,“米”,“秒”,这都是我们定义过的。太美了。

哈,总算结束了。抹汗~~~

如果你还想继续,请自行前进:多少是一焦耳(能量)?安培(电流)?开尔文(绝对温度)?。。。。

参考资料:
维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
http://zh.wikipedia.org/wiki/国际单位制基本单位
http://zh.wikipedia.org/wiki/国际单位制导出单位

拌饺子馅儿的时候跟猫猫聊编程

2012年11月18号,星期日 作者:半瓶墨水   链接:http://www.2maomao.com/blog/discussion-about-programming-when-preparing-dumplings-with-my-wife/

这篇blog开始于一个多月前,拖到现在才写完。

最近一次手术以后,在家里休息,猫猫从北京飞过来照顾我,有天一起看完了一部好看的电影之后,开始准备晚餐:韭菜肉馅儿 + 香菇肉馅儿 + 芹菜肉馅儿的饺子。一次包两顿的,馅儿也比较多,我被分配的工作是绞肉馅。

猪肉是超市买好的肉泥,兑上材料,加上鸡蛋,放在一个小盆里用筷子沿着顺时针方向不停的搅拌直到搅匀。可能是手术以后还没有恢复,也可能是我体力活干得太少,一会儿我就觉得有点儿累了。

然后我就说,要有个绞肉馅的机器就好了。
不,要有个搅馅儿的机器就好了,不光能绞肉馅,还能搅韭菜馅儿,白菜馅儿,包子馅儿。。。
老婆说,这每个力度和速度都不一样。
这个好办,加点儿设置就行。我这样说到。然后我就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太多的设置也麻烦,最好能有个配置绞肉馅机器的工具箱,搅馅儿之前先根据需求组装一个,然后就可以拿来用了。
然后就会发现,干嘛不做得更加通用呢?如果我需要打蛋器怎么办?最好能有个叫做厨房搅拌工厂的东西,用来生产各种搅拌类用品,你需要一个打蛋器?OK,我给你生产一个,你需要一个绞肉机,喏,给!
然后呢?既然有了工厂,为什么还需要这么多刀具勺子放在那里?为什么不生产一个厨房金属用品工厂?需要刀具就生产刀具,需要勺子就生产勺子。。。

老婆打断说,这也忒夸张忒不方便了。
是啊,我说,我现在用的Java到处都是这样的代码,这叫做工厂模式。

说到这里,我问老婆说你上学的时候考计算机二级学过面向对象以及函数形式的编程吧,老婆说学过,但是从来没弄懂。
然后我就兴致勃勃的继续说下去了。

以前的时候,厨房里干活就是:洗菜,切菜,起火,翻炒,出锅。
后来变成了,用刀切菜,煤气灶点火,在锅里翻炒,用盘子盛菜。
你看,现在每个动作都有个主体,这就是面向对象,你在想着厨房的事情的时候,想到的是刀/煤气灶/锅/盘子,然后把他们的功能组合组合,就把菜给炒了,你还可以用它们来煮汤或者油炸食品。
当你把厨房事务分解成物品和功用的时候,这就是面向对象的思维方式了。

看到老婆有些恍然的样子,我又再引申了一层。

你看,这是高压锅的锅盖,它有各种属性,比如你可以说它是金属,是锅盖,是个比较结实的有柄的东西,是个圆形的东西,固体的东西,有垫圈的东西等等等等,这些,都是通过不同的方式去看待高压锅的锅盖。这些,就是编程里面的接口,你看到一个接口,不需要知道它背后是什么,只需要知道可以用它来做什么。比如这个锅盖是个结实的有柄的东西,我当初才搬来的时候就用它来当锤子钉过书架。

我还想继续说下去,但是猫猫已经对着话题失去了兴趣,还是准备吃饺子好了 🙂

邮局,快递,还有修车的

2011年11月10号,星期四 作者:半瓶墨水   链接:http://www.2maomao.com/blog/postman-story-about-professional/

最近有些感触,讲两个故事。

故事一:邮局和快递

如果你在网上下了一个订单,这个订单对你比较重要,你会用邮局吗?

邮局绝对不是我的首选。

有段时间,邮局是这样工作的:货物发出以后,直到货物到达你手上,中途不会有任何消息,直到有一天货物到了,让你去签收。或者某一天你突然发现东西怎么还~~~没到,打电话过去查询,告诉你,没事,还在路上;有时候你会变得神经质,怀疑电话号码写错了,怀疑邮编写错了,怀疑地址写错了,怀疑收件人写错了;几个电话以后,你很沮丧,什么都没错,但是就是没到,到哪儿了?什么时候到?我也不知道,等吧。

虽然最后可能邮包到了,你对邮局开始有看法了。
然后是第二次。
然后是第三次第四次第n次。。。
然后你就对对邮局彻底失去信心了。

快递呢?
货物发出以后,给你发个邮件,告诉你收件人发件人联系信息等等等等,还有个链接,可以查结果

然后你就可以看到不断的结果更新:
到xx集散地了,
到xx机场了,
到北京了,
到回龙观了,
到某某分发处了,
到某个快递员了。。。

直到到达你的手中,你都会很踏实。

————————————————————-

好吧,这个故事很平淡,好像没啥意思。但是工作中,“邮局”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

某天,工头老张给员工小李安排了一个工作,小李说,好,我去做。

从此杳无音信。
一个星期过去了。
没有email,没有电话。
连小李是不是还在干这个都不知道。
这时候老张怎么想?

如果你是小李,你该怎么做?你是邮局还是快递?

——————————————————————————————–

故事二:修车的故事

有天周末,下午两点,你去修车,打算修完以后晚上拉着女朋友去看演唱会。

先把车开到“卜靠谱汽车专修”,说,车有点儿问题,能给修修吗?

店老板说,好。然后他拿出了钳子扳手千斤顶,开始拆卸了。

这时候你会怎么想?

!!他到底知不知道我要干嘛~~~~!!

你实在憋不住了,问他,你知道哪儿坏了吗?

他说,哦,对不起,我忘了问了,哪儿坏了?

你压着火,跟他说:车开着开着就没气了,开着还总回跑偏。。。blablabla,总算搞清楚问题

然后店老板再次上阵,千斤顶、钳子、扳手。

你等了半小时,总算明白过来,他是要给你换轮胎,而且还要换后车轴,估计要5个小时才能搞定了,一堆的¥¥¥在眼前飘过

这时候你又会怎么想?

天哪,你为什么不早说!!!
能不能不换轮胎?!
能不能不换后车轴?!

你提出问题来了,老板说,可以,补胎,后车轴其实调调也能用,换了更好。

是不是很崩溃呢?下次你想修车,还会不会再光顾呢?

然后这天你知道了一家“薪胖子放心店”,听说不错。

开去修车。

老板问清楚了状况,说需要几分钟检查一下。
十分钟以后,查清楚了原因。
然后给你两种解决方案,一种临时的一种长久的,价位都给出来了。推荐一个长久的(更换轮胎啊,¥¥¥)。
问你看怎么办?
你犹豫了一下,说先来临时的吧,晚上还要用呢。
那需要半小时。
没问题,我先切会儿水果。
店老板嘁哩喀喳,搞定收工。
然后你从fruit ninjia回落到现实世界,交钱开车走人。

多么和谐啊。

好了,现在你被分配了一个任务,你打算怎么办?卜靠谱还是薪胖子?

深圳的景色真不错

2010年12月26号,星期日 作者:半瓶墨水   链接:http://www.2maomao.com/blog/shenzhen-better-city-to-live-than-beijing/

去香港玩,路过深圳姐姐家

昨天去了青青乐园,环境真好,印象深刻的是里面的大鱼海象还有恐龙山谷,特别是恐龙山谷里面逼真的恐龙以及模拟的热带雨林环境再配上恐龙叫声,如同身临其境,随便录段像就成电影了

还有就是里面的玩具:推铁圈、肥皂泡等等,勾起了我对小时候的美好回忆;乐乐玩的很开心,不过她最钟情的是爬草坡,上去下来,乐此不疲。

今天去了大梅沙,一片很不错的沙滩,上面人很少,停车非常方便,乐乐跟煦煦两个小宝宝玩得不亦乐乎,我和猫猫也跑来跑去玩的很放松,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生活真美好!

对深圳的感受很好,这里路面、车子、公共环境还有人,都给人干净利落的感觉。整个环境依山傍水,天空碧蓝碧蓝的,晚上抬头可以看见月亮上面的阴影,总是禁不住要深呼吸,感觉被北京的沙尘污染的肺都被清洗了一样。

这篇文章归类为:思维像发情的猴子。。。主要原因是我的一个想法,关于未来的交通方式,那种直接传送是最好啦,但是在那么玄幻之前,我设想的交通方式叫做:自动交通网络

比如我在清华大学东门,想去北京西站,只要走上街头,在触屏上选择目的地,然后一辆电梯就到了,坐进去以后,电梯自动选择交通网络,就像网络的路由一样,流量控制,排队,自动选择路线,然后帮我计算到达目的地的时间,直到到达,途中可以改变目的地,还可以在里面上网或者观看城市景色,根据里程计费。

没有交通事故,没有堵车,个人化,娱乐化,直达,多好的未来!!!

彭宇案:誰弄髒了我們的民風 zz

2009年11月20号,星期五

关于南京彭宇案的相关内容和相关链接

2006年11月20日,南京市民彭宇陪同一名徐姓老太太前往医院检查,检查结果表明徐姓老太太胫骨骨折,需进行人造股骨头置换手术。徐姓老太太随即向彭宇索赔医疗费,遭到拒绝,并在各种调解失败后,于2007年1月4日在鼓楼区法院提出民事诉讼。

据彭宇本人称,当时其在公共汽车站发现一名老太太跌倒,马上跑过去将其扶起并送其去医院检查。

而据徐老太太称,“我当时亲眼看到他撞到我的!”并表示, “我们老两口都有退休金和医保,儿子在公安局工作,不是说承担不起医药费,只是要讨回一个公道。”

2007年9月5日,南京市鼓楼区法院对彭宇案做出了一审判决:

  1. “彭宇自认,其是第一个下车的人,从常理分析,他与老太太相撞的可能性比较大”
  2. 并判断“如果被告是做好事,根据社会情理,在老太太的家人到达后,其完全可以说明事实经过并让老太太的家人将她送到医院,然后自行离开。但彭宇未作此等选择,他的行为显然与情理相悖
  3. 对此案的结论是“本案中,发生事故时,老太太在乘车过程中无法预见将与彭宇相撞;同时,彭宇在下车过程中因为视野受到限制,无法准确判断车后门左右的情况,故对此次事故,彭宇和老太太均不具有过错。”
  4. 本案应根据公平原则合理分担损失,本院酌定被告补偿原告损失的40%较为适宜。被告彭宇在此判决生效的10日内一次性给付原告人民币45876元;1870元的诉讼费由老太太承担1170元,彭宇承担700元裁定彭宇补偿原告40%的损失,即45876元,10日内给付。”

该判决带来的社会问题

2009年2月22日,一名75岁南京老汉在下关区三汊河公交车站下车时,跌倒在公交车后门爬不起来,身后的乘客不敢上前救助,老汉大喊:“是我自己跌的,你们不用担心。”,这时才有乘客敢上前救助他。

2009年6月2日,一名七旬老人倒在南京浦口区江浦街道市民广场地上,口吐白沫动弹不得,可是20分钟内,周围围了一圈人却没人伸出援手。最后,城管队员小赵喊来了救护车把他送到医院进行急救。

我的问题
1. nnd,法官到底是谁?
2. 彭宇案还有没有可能翻案?
3. 如果不能翻案,这些坏影响啥时候才能消失?需要多少个正面判决才能消除热心助人者的恐惧?

这些问题还没想通,最近上海市钓鱼执法事件又给热心的公民一个当头棒

下面全文转载一篇比较有深度的分析文章,虽然说的是彭宇案,但是实际上,钓鱼案也是一回事。


誰弄髒了我們的民風

南京“彭宇案”沸沸揚揚。該案大致情況是,一名徐姓老太摔倒在地,彭宇看到就扶她起來,打電話叫來她的兒子,並和她兒子送她去醫院。當徐老太及其兒子在醫院聽説要交付高昂的醫療費時,忽然一口咬定是彭宇撞傷了徐老太,要求彭宇支付數萬元醫藥費,並在遭拒后把彭宇告上法庭。南京市鼓樓區法院在證據不充分的情況下,居然以莫須有的罪名,判彭宇賠償四萬元。補充一下:徐老太的兒子的職業是警察,和法院同屬於中國大陸的那一個公檢法系統。

判決出來,中國大陸各網絡論壇上的網民都發言說:總結教訓,以後絕不要幫助陌生人,無論他有多大危難。而像我這樣生活在海外的中國人在網上發出一個類似的、卻稍有差異的聲音:總結教訓,以後在中國絕不要幫助陌生人,無論他有多大危難。對同一個事件,國内和國外的中國人總結出的教訓似乎差別不大。但是“在中國”這區區三個字的差別,卻包含了多少深長的意味。

彭宇事件發生后,我依舊敢在我生活的德國去救助危難之中的陌生人,卻再也不敢在中國大陸地區,尤其是我的故鄉——南京,去救助陌生人。爲什麽?是因爲我愛德國人超過了愛中國的同胞,超過了愛南京的鄉親?笑話,我在德國才生活六年,中國纔是我從出生開始就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家園。是因爲德國人個個素質高於中國人,絕對沒有潑皮無賴?當然不是,德國這類受助者訛詐施助者的案件也不是沒發生過。真正的原因是我相信德國司法的獨立公正。我在德國伸出援手的時候,即使萬一真遇上了想訛詐的潑皮無賴,也絕不怕和他上法庭,哪怕他本人或親屬就是當警察的。

由於人性的自私,任何國家任何時期都會滋生出一些訛詐案件,這是人類社會中的正常現象,本不是什麽可怕的事情。一個社會存在這些搞訛詐的人並不一定會引起全民性的民風墮落。可怕的是,一個國家司法不公,依據各種社會關係的情面做判決,公開偏袒庇護這些訛詐行爲。英国哲学家培根有句名言:“一次不公正的司法判决,其惡果甚於十次犯罪,因爲犯罪只是弄髒了水流,而不公正的判决却是弄髒了水源。”水流髒了,污穢遲早會被沖走;水源髒了,流淌的只能是污穢。可以想象,彭宇案的判決可能導致,將來每一個受助者都會碰一碰運氣,看能不能從恩人那裏訛詐到更多的利益;將來每一個熱心人都不得不硬下心腸,無情的面對陌生人的生死。水源被弄髒了!民風被弄髒了!從此我們民風狡獪,爾虞我詐!從此我們民風冷酷,心狠手辣!

其實中國大陸的民風早已被弄髒了!去年一個德國朋友就對我說,在北京他親眼看見遇到車禍的人無助的躺在血泊中呻吟,行人紛紛繞道而行,表現出最大同情心的人,也只是憐憫的看兩眼就走開了,這在德國是不可能的場景,以至於他告訴那些沒去過中國的德國人,居然沒人相信他。在他告訴我這個經歷之前,我已經在國内聼說過多次受助者訛詐施助者的事件,早就決心,絕不能熱心幫助陌生人。所以對於德國朋友說起的場景,一點也不像他那樣感到奇怪驚訝。這次彭宇案只不過因爲賠償數目比較大,引起了更大的社會反響而已。

中國大陸民風的墮落,按培根的理論,歸根于一次次不公正的司法判決。而在我看來,一次次不公正的司法判決還有更深層次的根源:沒有獨立的司法系統。當司法系統從屬于專政集團的時候,它做出的判決將永遠有利於該集團以及該集團内部的成員。即使是並不針對專政集團的民事訴訟,原告和被告都不得不一層層托熟人、拉關係,尋求在專政集團内部找到有權勢的人爲自己做後援。這种體制下的司法判決不再以善惡是非為依據,而是以雙方在專政集團内找到的後援的強弱為依據。於是判決不能保證懲惡揚善,反而經常做出懲善護惡的判決。

我不相信中國人天生比其他民族多了些黑厚基因。中國大陸曾經有報道說,小偷勇救落水兒童,可見任何中國人内心都是有良知、有善根的。雖然人類有自私的天性,從而導致犯罪,但是心理學也曾表明,每個人見了一張照片上有人肢体傷殘,自己的肢體也會產生不適感,從而不願意看下去,這是人類對同類天生的同情心。正是這種共情能力,沒有人天生就樂意看到另外一個人受到傷害,也不忍心無緣無故去傷害另外一個人。這就是人類良知的起源。

自私心致惡,同情心致善。所以一個良好的社會制度必須有一個獨立公正的司法體系,保證每次判決都是懲惡揚善,以引導每個公民從善避惡,從而才能形成良好的民風。任何社會裏的公民都會認爲,司法系統是該社會最公正的地方,當司法系統都出現不公了,那麽就別指望該社會的其他地方還會講什麽公理,別指望早已對公正絕望的民衆還會講什麽公理。

所以當一個司法體制的判決不以是非曲直為依據,而是以權勢強弱為依據,出現大量懲善護惡的判決的時候,每個公民都會認爲:我何苦爲了這點良知,放着利益不去爭奪,裝什麽正人君子?我當了正人君子,到時候還不一樣會被司法機關當成壞人來懲罰?於是每個人把黑厚學當成生存之道,甚至把它當成一種本領在社會上公然炫耀。民風之源永遠髒下去,民風裏永遠流淌着大量的污穢。

我並不想譴責“彭宇案”中的徐家,他們只是由於貧窮,乾脆再一次弄髒本已齷齪的水流而已,其實真正由他們造成的負面影響並不大。我甚至不想譴責司法系統,它雖然總是通過一次又一次不公正的判決維持着水源的骯髒,但是它一直只是專政集團手裏的工具而已。我只想給培根的話做個補充:當一個集團專政於一個社會的時候,其實就是該集團在維持着水源的骯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