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LU 早期历史和领导人 zz

zz from: http://blog.youxu.info/2009/08/05/aclu-early-days/

半瓶墨水注1:参考前面的“关注许志永”一起阅读,比较应景
半瓶墨水注2:关于ACLU: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 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对照阅读: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的那些著名官司-1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的那些著名官司-2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的那些著名官司-3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的那些著名官司-4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的那些著名官司-5

以下为全文转载:


(本文主要参考In Defense of American Liberties: A History of the ACLU 但经过了我的编译和总结, 也参考了其他一些资料)

没有什么事情是一帆风顺的, 100 年前的美国就是这样的例子.

1914 年, 欧洲爆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 其实这是一场欧洲的战争, 美国只是在旁边看着. 到了1917年, 美国政府感觉到利益和胜利都向自己招手, 于是对德国宣战. 美国是一个传统上执行孤立主义的国家, 加上欧洲和美国的亲缘关系, 大部分的美国人是不愿意帮助任何一方的。 美国的共产党和社会主义者也将这场战争解读为帝国主义战争, 因此也宣传让美国不要介入, 让劳工阶层不要参军。

在美国国会已经宣战的情况下, 国内依然有反对意见, 美国政府自然很生气。 为了和谐反对意见, 美国政府和国会陆续通过了一系列严厉的法令, 如间谍法, 这些法律看上去是为惩罚通敌卖国的, 其实落实下来, 就是抓反战人士. 美国很多社会主义政党的全部的分支, 能够在一夜之间全部被司法部门的没有搜查证的执法人员捣毁. 当时美国的一些所谓的爱国商人, 还组织了一个爱国联盟, 其实就是私人武装, 宣扬爱国, 暴力迫害持有反对意见的人。 他们居然在1917年7月3日, 为了第二天国庆大典的和谐气氛, 在全国各地冲入剧院, 沙龙等人聚集的地方, 一举抓捕6千可疑人士, 全部在未经正常程序审判的基础上投入监狱, 而这是美国宪法的人身保护条款明令禁止的。 美国的大学也失去了独立性, 不够”爱国”或者反战的教授不被允许任教. 以自由和独立著称的纽约时报, 在 CLB (ACLU前身) 成立的时候, 在报纸上写道: “监狱在等着这些人呢. 言论自由当然是重要的, 但是也是有限度的. 一个国家在卷入战争的时候, 好的国民应该为国家的好处和福利着想”. 华盛顿邮报也为政府的这些袭击打气, 说在此关键时候,对于对自由的侵犯的指控是吹毛求疵。 就这样,从上到下,全国一致的在迫害持有反对意见的人。

每天, 全国数不清的人被秘密警察和爱国私人武装逮捕, 报纸上充斥着支持战争的言论. 任何反对战争的人都和受共产国际这种外部势力挑唆划上等号。 就连非常支持战争非常爱国的某个导演, 因为在拍摄美国版开国大典的时候, 不小心把英国的形象塑造的高大了一点, 让美国军队不够光荣正确, 也按照间谍法被判刑. 美国邮政宣布审查邮件, 并拒绝邮寄任何有反战言论的出版物. 美国政府专门成立了一个公共信息部, 用现在的话说叫真理部, 用大家都知道的说一百次谎言就成了真理的方法, 向社会宣扬战争的好处. 国会也坚持多数人的民主的概念, 宣称只要有大多数人同意了, 国家意志就可以毫无障碍的强加给任何公民. 连因为宗教原因不愿参与战争的一些基督徒, 也被关押受审, 侵害了第一修正案规定的他们实践宗教的自由.

ACLU 的创始人 Roger Baldwin 原来是 St Louis 当地的一个律师, 当时我们学校社会学系的一名教授. 他到了东部海岸之后, 亲眼见到了这些情况, 决定成立一个旨在保护公民权力的机构. 当时这个机构的名字叫做 CLB, 公民自由局, 专门帮助那些因为违反间谍法而受到迫害的被告辩护. CLB 当时成立的宗旨就是要维护公民权力, 一方面, CLB 立志于从政府和狂热爱国分子手里, 争取异端的言论自由; 另一方面, CLB 又要和实用妥协主义做斗争 (有些进步党人和改革派, 认为赋予政府更多的权力让政府进行彻底的社会改革, 就可以制造一个完全美好的未来, 为此他们不惜牺牲少部分人的利益). 如读历史的大家所知, 第三帝国和当时的日本走了第一条路, 变成了法西斯和战争狂; 苏联和一些其他国家走了第二条路, 成了 1984 国, 一批一批的人被清洗. 只有美国好像天生受到上天的眷顾, 不偏不倚的走了中间这条路, 巧合乎?

或许因为 Roger Baldwin 和我们学校历史上的关系, 我可以在图书馆查阅到很多 ACLU 的书. 有本书这样写道: “Roger 认识到, 民主并不是自由的同义词, 多数人的意见并不能消除少数人拥有异端的权力, 他感到只有从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出发, 才能改变现状. 因此, 他把维护宪法第一修正案中的言论自由当成 CLU 的宗旨, 而不考虑这些言论本身的内容和对错. “ Baldwin 是一个温和的, 有较高社会地位的人. 创办 BLU 之后, 他要邮寄印刷材料, 还体现和美国司法部打招呼, 在确信材料没有违反上面说的间谍法之后,才开始印刷。 因为邮局拒绝邮寄一些邮件,他还事先问了邮局这样的出版物有没有问题,邮局说没有问题。 饶是这样的小心, 最后邮局还是不给他邮寄印刷品。 尽管这样,邮局还是偷偷的把他邮寄的 3500 份材料拦截了。 虽然 Baldwin 告上了邮局,这个案子在当时,只能是不了了之。 就是这样的一个温和的人,也被联邦政府看上了。 1918年,美国司法部门切断了 CLB 的电话, 并且胁迫房东驱逐 CLB。 八月,联邦执法人员持枪闯入办公室,开始抄家。 友善的 Baldwin 几乎是温和的协助了他们的抄捡,联邦公诉人如获至宝的在日后拿这些抄捡来的材料诉讼 CLB 颠覆国家政权,这是后话。 政府看不惯 Baldwin, 而Baldwin 却依然继续工作, 那么, 政府必定会找理由继续惩罚 Baldwin。 终于,他们发现按照征兵法, Baldwin 是一个应该到征兵局注册的人, 而 Baldwin 却没注册。 就这样,他们弹冠相庆,逮捕了 Baldwin, 在一场毫无理由的法庭辩论上,宣布胜利,并且把 Baldwin 关进了监狱, 时间是1年。 没有任何一个监狱能锁住自由的心。 Baldwin 把这段经历看作是“去政府度假”, 他在自己的 TODO 表上,写下了在监狱期间要做的事情, 要写的文章,直到一年后出狱。

Baldwin 在1919年出狱后,开始了组建 ACLU 的历程。 ACLU 成立的初期,有两种人,一种是坚决的自由斗士,在原则上决不妥协, 认为和当时混帐的司法部门协商简直是与虎谋皮; 另一种是坚定的渐进主义者,一次一次的把各种各样的 case 上诉到最高法院。 前一种,让 ACLU 在这么多年,即能够为共产主义者辩护,也能为3K党辩护,从不因为言论的内容而区别对待; 另一种,则不断的取得一些小的进步,解开冰冻三尺的严寒, 一次不行,两次,通过一个个著名的判例,让政府终于被宪法牢牢约束(ACLU是最高法院的老主顾, 每年,除了美国政府外,和最高法院打交道最多的,就是ACLU, 一年 ACLU 要处理数以千计的例子, 其中的核心案例,通常最后都是最高法院裁定)。 而 Baldwin 作为 ACLU 早期的领导,在原则和实践两个层面都能处理好, 实在是一位划时代的领导者。

留下回复